当前位置: 同仁新闻网 > 文化 > 「雨花区紫金国际」赵雷火了,可陪我去成都的兵哥不见了

「雨花区紫金国际」赵雷火了,可陪我去成都的兵哥不见了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4:12:18 人气:605

「雨花区紫金国际」赵雷火了,可陪我去成都的兵哥不见了

雨花区紫金国际,前几天去姐们家聚会,中途玩起来斗地主,一边出牌一边哭成狗,哭到说话都带颤音的:“三个k带俩四,两个王。”我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姐们儿特慌,把一大把零钱堆在我面前,手忙脚乱地说:“给你给你,都给你,你别哭啊,以后我不赢你了还不行吗?”我指着电视里说:“才不是因为输钱,你看,赵雷,他真的唱的是《成都》,他真的火了。

我不是成都人,可我和曾经最重要的人一起去过成都。

2012年,刚上大学,刚去学校不久,便要开始军训,军训的时候认识了老陈,老陈其实不老,他比我大一届,他是军校生,他是一个会唱歌,会跳舞,爱弹吉他的暖男教官,他不像别的教官那样凶巴巴的,相比他很温暖,会对我们严格要求但也不会骂我们,我们班的女生迷他迷的不要不要的。

军训结束后,全班女生都找他要号码,唯独我没有,谁知道,他居然主动找我要了联系方式,就这样鬼使神差的给他了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偶尔他周末请假外出的时候,他就会来找我,带我去吃我最爱的烤串,还有冰淇淋,就这样,默契的联系着。

在他放寒假的那天,我去找他,他给我告白了,当时旁边还有他的很多战友,他说,“悠悠,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,我想当你一辈子的守护者,陪你吃一辈子的烤串和冰淇淋。”台词老套又俗气,酸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可我不争气的答应了。

我是谈恋爱时很拘谨的那种人,不见面可以和你聊的火热,但面对面却瞬间一本正经。老陈不是,他特可爱。他因为比我高出一头,和我在商场里下电梯时就先下一台阶,然后转过来看着我,就会忽然凑过来想亲我,我说:“不行不行,人太多了。”他就伸出一只手挡住我的眼睛,然后快速的嘬一下,说:“我帮你挡住别人,你就不害羞了。”

老陈爱用拍立得,每次我们俩出去他都带着给我拍一张,也不管我洗没洗头,化没化妆,穿的是精致搭配过的裙子还是随便套了个棉袄。我不让他拍,他就偷拍,抓拍,土的土,丑的丑,我都不忍心瞅,他偏说好看,因为这个我反复强调他是一个虚伪的男人。那些照片现在还在我家里,上次搬家收拾东西时看了半天,我那时候真丑,头型又过时又傻帽,可他每一张都带着笑。

他在石头记给我买了一个银戒指,然后准备了一个盒子,每天往里放两块钱,我说:“就听说人家有零钱罐放硬币的,没见过你这样小盒子里攒纸币的。”他白了我一眼:“傻子,等攒到咱们俩都再大一点了,等我毕业工作,我就可以给你买钻戒了。”我当时一脸蒙逼:“那为啥是一天攒俩块啊。”

他说:“我想我俩一辈子在一块啊。”我特不甘心:“可是一天才二块钱,一年也就是几百块钱,这得多少年才能给我买的起一个大钻戒啊?”老陈信誓旦旦的在那拍胸脯:“你哥我现在是没钱,可我会慢慢有钱的啊,俩块是个起步价,以后会是两百,两千,到时候就能买大的了。”我不知道老陈把这一盒子零钱花没花掉,但那个银戒指我还留着,至今带着。

13年7月份 我的生日快到了,我俩也都放暑假了,他说来找我,然后问我想吃啥,我说火锅,正宗的。他说:好。离生日还有两天的时候,老陈给我打电话和我说:“有个好消息,有个坏消息,你听哪个?”我心里一咯噔,说:“坏消息。”他说:“你要离家出走几天啦。准备好怎么跟你爸妈撒谎吧。”我说:“那好消息呢?”他略显兴奋:“你生日我带你去成都,吃火锅,正宗的。”

那是我第一次和一个男孩儿出去旅行。

老陈和我一边往机场走,他一边拿出来一个小本,给我一行一行的解说,那是他的自制成都地图。跟我说了一大堆的名胜古迹,要带我吃三天成都最牛逼的火锅挨个吃,还要去杜甫草堂,都江堰和武侯祠。我没经历过这种说走就走的旅行,一边搓手一边问他:“需要我干啥。”他指了指右边长了一颗大痘的脸说:“亲我一下,然后好好跟我走。”

我们俩住的是一个小旅馆,具体位置我完全记不住了,对面是一个看起来很气派的酒店。晚上霓虹闪烁,对面的灯亮的晃眼。老陈拉着我站在小旅馆那间小屋子的窗户前面说:“悠悠,你记着点这家酒店,等我以后再带你来,我们一定住在那。你信我的。”我拼命的点头说:“好,到时候陈哥你带我潇洒一回。我横着进去。”老陈哼一声:“我找人抬你进去。”我当时真的是相信的,其实现在我猜他早就能随便住在那家酒店里,只是陪着他横着进去的那个人不是我了。

我整整吃了三天火锅嘴巴起了大炮,一边哼哼,一边赖老陈,企图用火锅谋害我,老陈在那捂着嘴忍着乐不停的道歉说,赖我赖我,我错了,后来的头一天,我俩坐在火锅店刷微博,我刷到一条微博,上面写着,国内最适合表白的三十个地方,翻到第14个的时候正好是成都的宽窄巷子。

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拉着老陈去宽窄巷子,让他跟我表白,老陈一脸不情愿,嘟嘟啷啷的墨迹了一路,有什么好表白的,有音乐吗?有喷泉吗?有鲜花吗?啥也没有,表白什么,再说我说我喜欢你了吗?要表白也是你给我表白好吧,从进了巷子的那一刻,他就极度反常,墨迹的和唐僧一样,我懒得和他计较,一个人匆匆往前走。

可我左脚刚踏出巷子的那一刻,他一把拉住我,拽进怀里,亲了一下,超大声的说“悠悠,我喜欢你,我一定娶你”说完,拉着我跑出来巷子,跑了很远,气喘吁吁的讲,我表白了,你听见了,我听到了,声音这么大,全世界都听到了。

13年,圣诞节的那天,老陈发来一段视频,视频中弹着吉他,录了一首送给我的歌,歌名叫南方姑娘,只是被他改多的歌词有点逗,他说我是南方姑娘中最特别的一个,所以他要给我唱一首特别的南方姑娘,看完视频后,我问老陈,这歌原唱是谁,我怎么不知道,他说是赵雷,也是个傻小子,那是第一次听过赵雷的歌,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一个词,叫民谣,老陈特喜欢民谣,他唱了很多民谣的歌给我听,他说这才是有生活的歌,这叫情调。

说真的,一开始我听不懂,在我看来都差不多,都是抱着吉他的喃喃自语,可现在,我听懂了,也信了那句,这才是有生活的歌,人在一起久了就会相互影响的,现在我最爱看,军事栏目,最喜欢关注军人,最爱听民谣,而他从一个最不爱看电影的人,到陪我看了无数场电影,他从一个从来不逛街的人,成了一个可以陪我逛一天的人,从不吃辣的他,到现在能陪我吃川锅。

我真的以为我们会在一起的,都说好了的,他毕业去留在我的城市,我们以后就留在南方生活,在这座城市买房子,可原来并不是拉过勾的事,都会不变,许下的承若都会实现。

14年下半年,他要分配了,填自愿书的时候,他没有填我的家乡,我们上学的城市,他还是填了他的家乡,他说他爸妈就他一个孩子,如今父亲身体不好,妈妈年龄也大了,他有责任,他应该离家近一点就近一点,他该承担起对家人的责任,他说对不起。

那天,他外出时,我拉着他陪我去看电影,抓娃娃,刚走两步路,他反过来抱着我,他说媳妇儿,我跟你说个事,你答应我,不准生气,我忽然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,我不停的摆手,我不听不听,你别说,你说了我肯定生气,老陈,他第一次没有听我的,还是说了,他说,妈妈来电话了,爸爸身体不太好,一直在医院,他们希望我能回去,能分回老家,他说,媳妇儿,对不起,我也有对家里的责任,对不起答应你的,做不到了,不能陪你呆在这里了,你能不能毕业后跟我走,去我在的城市。

我沉默了,我能吗?能跟他走吗?我 家里已经给我安排好了未来的工作,是个高中老师,我们家不是那种很厉害的家庭,我爸好不容易帮我找到的这份工作,何况,我如果走了,爸妈怎么办,爸妈也就只有我一个,他们也需要我,我其实很想和老陈说,你可不可以不走,但我没说出口,因为我知道,我们彼此,都有对家庭,对父母的责任,我不忍心为难他,就像他从不为难我一样,唯有放手,是对他最后的温柔,我只是嘟囔着,说我爸不会同意我去的,找工作很难的。

老高慢慢的吐出一句话,还能比异地恋难吗?

老高是在两周后走的,那两周每天他晚上熄灯后,都会偷偷的给我打很久的电话,他走那天,我去送他了, 我陪他去车站那天,我们都知道,这次分开,可能再也不见了,他办理完托运,回来一把抱住我,我挣脱着说人多嘞,他特别慢特别慢的,把一只手伸出来,遮住了我的眼睛亲了我一下,说,我帮你挡住,看不见别人, 你就不害羞了,他抱着我讲了很久的话。

他跟我说:每天要记得给他打电话,他跟我说:让我要自己吃的好点,别减肥,别老熬夜,他跟我说:别总吃辣的,我胃不好,也容易上火 ,他跟我说:要一直一直发消息给他,要和他每天说早安,晚安,不能消失,他给我说:等他回来,娶我,他给我说,如果有一天我们真分开了,会删了微信,qq ,手机号码,可他的微博永远不会改名字,那是是我的小名,我想他就去看微博。

他和我说如果我们真的没在一起,我谈恋爱的那天,一定要去微博发一条,我剪头发了,他就懂了,他就不会再打扰我,他说一句,我点一次头,他说完了,我头都点晕了,他才满意的拍拍我屁股往安检走,一步三回头的样子,是我见过他最帅的样子,可那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

其实我知道,他说的都是认真的,他想娶我也是认真的,我想嫁他也是认真的,真的,我们很认真的,只是。。。。。。

我太畜生了,我没听他的话,从他进入安检的时候,我删除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,除了微博,我蹲在车站的外面,耳机里放着赵雷的南方姑娘,哭的像一个傻子,可我也知道,分开了,没办法再好下去的。

那天半夜我翻他的微博,他都清空了,除了我送他那天,他车到站发的那条微博还在,内容是:来的措手不及,可我舍不得怪你。清空了所有,从此以后留住微博的目的,是为了看你。

我们再也没说过任何一句话。可我们每天都在说话。我做梦时都在和他说话,看见好吃的会在心里告诉他,养成了自己照拍立得的习惯,真的很少吃辣锅了,我其实也很乖的,他说的除了联系他以外,我都做到了。我每天都会在微信搜索里打一遍他的微信id,看一眼他的头像有没有更新,他的状态有没有更改,看完微信看qq,看微博。再后来,他再也没更新过。再再后来,微信头像从来没变化过,我也不看了。只是偶尔翻翻微博。但我真的爱上了民谣。

再后来我跑去广东,一个离家比较近的城市,我还是没做我爸很辛苦帮我找的工作,成为了一个码字的。陆陆续续谈过恋爱又失败,去了几次成都,再也不用住在那家小旅馆了,早已住进了比小旅馆对面那家更好的酒店,宽窄巷子也走过几次,但再也没有他。16年10月份,我第一次听见《成都》这首歌,是在广东。

那天晚上翻着拍立得的老照片单曲循环了一整夜,我知道,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什么都不看的对你好了。现在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在和你彼此考量着,你穿了什么牌子的衣服,我背了什么牌子的包,你开了多少钱的车,我能赚多少钱的年薪,你在哪个学校毕业,我找了多牛逼的工作。

我们关心是否是合适的两个人,从来不再只是我们相爱的两个人。可再也没有一个男孩挡住我的眼睛,亲我一下说:“我帮你挡住别人,你就不害羞了。”

前天晚上,我从姐们儿家一路哭着坐车回家,司机大哥还慌里慌张的劝我:“啥事哭这样啊,不至于。”至于的,老陈,你爱的赵雷终于火了。可陪我去成都的你早就不知道在哪了,我们真的是过去式了。

我回家时打开微博,搜老陈,他真的没改名字。可微博数量已经从14年的一条变成了2条。第二条是16年年末他发了一句话,五个字:“我剪头发了。

原来故事的最后,这五个字是他先说的,也好,也好,挺好的。

来源:军路人生

陈王新闻

版权所有 trovehr.com同仁新闻网 Copy Right 2010-2020